忍者ブログ

まるで酒飲みが

深夜啃食著自己第一的失戀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深夜啃食著自己第一的失戀


第一次遇見她,那是我在大學的時候第一次出去打工,在不大的一個飯店裏,她是服務員,我去應聘當小時工,我問了好幾個服務員,都沒人理我,是她告訴我經理在後廚,我應聘成功,跟另外兩個同學一起在這個地方曆練著,成長著,上班以後我們3個人成了個小集體不跟別的人怎麼交流,只是跟隨者他們忙東忙西,下班後人們一起吃飯的時候,飯店的其他的人員,都好奇的問東問西,問我們家裏是不是窮啊,怎麼出來打工了,上學要花多少錢啊,等等無聊的一些話題,我們隨性的回答者,我注意到只有她沒有問過我們,她不好奇麼?呵呵。

後來上班以後我發現她是一很活潑的一個姑娘,和我們很能玩得來,尤其是跟我能玩的來,不忙的時候我們總是小孩一樣的打鬧著,我跟她說些自己最新看到好笑的段子,說一些學校的趣事,老師的奇葩行為,我們怎麼捉弄老師等,一些自以為能吸引到她注意的事,她總是抿著嘴,呵呵的笑著,現在想起來還能使我的嘴角上揚,時間一天天過去了,後來我每天上班的時候看到她離太遠都不快活,沒事就想的怎麼跟她親近,我盡可能的找一些她剛興趣的的話題,每次一起耍鬧都挺開心,記得有一次我們打鬧過後,她細緻勃勃的用紙碟了一個紙戒指,給我戴上了,她說,送給你,多麼讓人心動的字眼啊,多麼。一切的美好從我跟她表白的那天開始消逝,我還記得我跟她表白以後,她漲紅了臉,語無倫次的走了,第二天,再見面她說我們不合適,沒有以後,那會我拼命的解釋,會有以後的,我們在一起會很好很好的,她卻倔強的沒有理我,呆呆的坐在了哪里,我很無助的坐在她跟前,我說你怎麼不說話了,她說我就是這麼悶,我了一聲,呆呆的做在了她跟前,現在想來,我打死自己的心都有了,她可能聽了所謂長輩的話,認為我們在一起沒有未來,我只是玩玩而已,哎

再後來學校禁止打工,我無奈下不得不停止我打工生活,我們的接觸的空間也少了,我打跟她電話,她總是說不上幾句就掛了,我總能聽見電話那邊她朋友打笑的話,可能她臉皮薄吧,隨著時間漸漸過去,我意識到這麼下去不是會事,正好我生日快到了,我通過她朋友打聽到她們慶祝生日一般喜歡K歌,確認她喜歡唱歌和跳舞後,我積極準備著我的19歲生日,決定在那一天一把逆轉,當天我跟我幾個同學先叫她去吃飯,她沒去,後來吃完飯,叫上她去唱歌,她叫了幾個朋友,她送給我一跳皮帶,我一直用到現在,不過現在已經壞了,還好還在。

那天玩的很爽,很盡興,喧鬧過後我有個朋友喝多了,我還沒來得及處理好他。她們幾個就已經打車,我趕忙給她打電話,你怎麼走的那麼早啊,她說朋友都要走了,我很傻的問你到底能不能當我的女朋友,她說我們不合適,那天晚上我實際喝的並不多,但是回到學校我感覺好暈,好難受,我一個在學校的樹林裏,漫無目的的走著,一個抬頭看見了月亮,嘴裏也一陣苦澀,原來自己哭了,想想上一次哭的時候好像是奶奶去世的時候,我真的好難受,又覺得不值得,人家是失戀哭,我這連戀都沒戀,憑什麼哭,憑什麼?不知道那會是咋想的那麼多的同學,我沒有一個想要去傾述的,鬼使神差的,我居然給我爸爸打個電話,只說了一句話;爸爸我想你了,然後掛掉電話,一個人,一個人就在這,可笑的是第二天我爸給我打了生活費。

再後來,許久沒有聯繫,我也快淡忘了她,卻在會學校的路上遇見了她,她興高采烈的說這幾天干什麼的了啊?問長問短的,看得出她很開心。後來我知道她換了個地方上班,她最近住在她哥哥家,天天跑家,這回就要回家啊,我幾乎快要脫口說出我送你啊,卻被自己壓抑住了,你憑什麼?我問著自己?然後我們擦肩而過,第二天我卻鬼使神差的去了她上班的地方,自己一個人在街對面獨自看著她,看著她,後來幾乎每天我都要去看,最後被我的一個好朋友發現了,他居然告訴把我這幾天偷偷看她的事告訴她了,而且還替我約了她,有這樣的朋友我真的不知道該說啥,我還沒有準備。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