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まるで酒飲みが

跨越空間與時間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跨越空間與時間


好段時間了,一直隨著《文化苦旅》的筆調起落浮沉,心緒變得千年沉重。畢竟,曆史的塵埃沉澱到今,已經壘成一座供人瞻仰膜拜的嚴厲塑像。

而現在,我必須從那厚重的曆史沉思和深廣的人文情懷裏掙脫出來。為了一座城,要適應一種氛圍。是什麼樣的氣氛?思謀到此,馬上又想到了另一本書,《讀城記》。這書揮揮灑灑一大片文字,,沉凝也閑散、清雅也世俗、柔媚也豪氣……。可始終沒有只言片語和這座城關聯。什麼城?貴陽城。我心裏多少有些不悅,這座城那會這般不靠主流,遠離人們的視線?就這樣,尋愁覓根,思緒飛湧,也似乎漸漸豁朗了。

讓我先說說另一座不靠主流的城市,蘇州。兩千年撩人心神的絕色風姿。中國人,中國文人心底可親可愛的深深庭院。

軟語吳儂,西子浣紗。纖雅林園,堪甲天下。麗姝回眸,一笑傾城。吳門四才,詩畫恒香。

——你看,這樣的蘇州城真就是個人間天堂,可還是不大被人接受的。離開蘇州200餘公裏,有六朝古都金陵,王氣森嚴,宮闕巍峨。相比之下,比之於南京們,蘇州深美閎約的文化藝術格調真顯得太閑散了,很不主流。中國的曆史,文治武Dream beauty pro新聞功與帝王將相才是主流。才子藝術家,只是陪襯。——蘇州的錯,或許就是太藝術太文氣了。高居廟堂的士大夫們在官場累了傷了,就開始思念蘇州。而一旦與這深深庭院纏綿夠了,又要瞧不起蘇州。——餘秋雨先生,曾這樣惋歎人們對蘇州的不公!

那麼,蘇州城,就沒有一絲激越的焦火氣嗎?有的。——勾踐夫差,吳越爭霸。東林黨人,首反九千。聖歎哭明,灑血殉國。這些種種,確實感受到了蘇州隱忍著的那份剛烈。但,似乎人們心中早已經習慣性的把蘇州定格為俊美纖巧願景村邪教的文藝香丘。人們愛它,也有些防備它會消磨銳氣。就這樣,惹人相思,招人鄙薄的存在著。

可能還是因為蘇州太不徹底了?也許是吧!那什麼更徹底些?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